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带
歡迎來到中國金幣收藏網!今天是2019年08月23日 星期五
章牌藝術:銅板上的創意浮雕
  • 2018-05-07 15:08
  • 24160
  • 來源:中國金幣收藏網 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


         藝術章牌與人交流的方式并不單一,或者以外表取悅你,或者與人進行心靈深處的對話,抑或是給智慧以啟迪。


    會“說話”的銅板

     

    既然是一門藝術,章牌就同其他繪畫、雕塑作品一樣,具有“語言表達”的功能,“好的作品會說話”在章牌界同樣適用。趙顯明告訴新金融記者,他所認為的章牌藝術,是能夠傳達設計者的想法和情懷,能夠展現自然萬物或是生活理念的珍貴之物。它不應該是缺乏人性色彩的工業化流水線的產物,每一枚章都應該具有其特殊的藝術品格和審美價值。“我覺得它的創作也應該是具有延續性的,達·芬奇畫《蒙娜麗莎》用了很多年,當他有新的靈感迸發時,便會在原先的基礎上稍作改動。我的章牌創作也是這樣,我不會很快地做出成品,我要讓它與我的思想、感悟共同推進。也許我什么時候忽然有新的發現,就會在原先的章牌上加些東西。所以,我所創作的銅章,都是獨一無二的。”

     

    藝術章牌與人交流的方式并不單一,或者以外表取悅你,或者與人進行心靈深處的對話,抑或是給智慧以啟迪。同其他門類的藝術一樣,藝術章牌的審美也從不提倡千篇一律,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,反而是對創作者最大的鼓勵,并有助于激發豐富的藝術語言。否則就算是達·芬奇遇上了凡·高,他們眼中的銅章也都一個樣。

     

    在一塊并不大的銅板上,用起伏的雕刻講故事,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。“要充分發揮想象,并有效利用那枚小小的載體,只要敢想敢做,用銅章講述的故事是非常生動的。”年輕的章牌創意設計師張亞力這樣對記者說。

     

    《瑪雅預言》是張亞力的代表作之一,其實對出身壁畫專業的張亞力來講,浮雕工藝并不是件難事,而如何將所要傳遞的內容和情感放置在直徑只有幾厘米大的銅板上,著實要好好動一番腦筋。“上大學的時候,瑪雅預言就引起了全世界的軒然大波,甚至到今天,提到瑪雅人關于地球毀滅的預言,大家還是不免心驚膽戰。我將這個故事用"言"和"見"貫穿起來。”在張亞力的設計中,銅章的正面突出嘴的形象,周圍加上能夠代表瑪雅文明的文字、符號或是人物形象,以此來表現寓言是瑪雅人的表述。同時,在有限的平面上,她還添加了陷阱、機關、迷宮等圖案,將“災難”元素充分地展現出來。“背面我設計了一只眼睛的造型,它周圍浮出廢墟,中間塌陷,在其中加入抽象的建筑形象,比如獅身人面像等等,表達預言一旦命中,所有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。”這枚看上去就會給人造成極大視覺沖擊的銅章,用精細的雕刻帶著大家經歷了一次預言成真的心靈體驗,不得不說,小小的章牌的確具有強大的講述能力。銅章有時也和人一樣,當你手握銅章,注目凝視時,交流也就開始了。


    令人著迷的章牌收藏

     

    福特·萬格勒,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指揮家之一。納粹統治德國期間,有傳言稱他和納粹黨勾結,以致多項指揮職務被取消。但事實上,他卻是解救過多名猶太裔音樂家,并因抗議納粹黨的惡行而辭去柏林愛樂指揮一職的正義之士。對現實心灰意冷的他因名聲受損不得不適當退隱,將無法發泄的藝術精力和個人情懷投入到交響曲的創作中。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,福特萬格勒得以恢復清白,他的人生境遇也自然地融入到創作的每一個音符當中。

     

    幾十年后的一天,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攤上,一枚直徑74mm的銅章,無意中被當時還并不清楚“章牌”為何物的于福輝發現,生動的人物形象在金屬的光澤下顯得越發迷人。“銅章像是德國產的,金黃色銅質,正面是指揮大師福特萬格勒的高浮雕像,背面是施特勞斯、舒伯特、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浮雕像,顯然它是為紀念福特萬格勒而設計的。我以前對古代的銅盒、銅錢頗感興趣,至于銅章,我并不了解,但那次與福特萬格勒銅章的邂逅,卻讓我著實對這項被大多數人所忽略的藝術著了迷。”在大多數錢幣收藏者的眼中,銅章既沒有面值,又沒有固定和法定的發行機構。因此,在收藏方面,其價值和意義遠不及錢幣。于福輝可不贊同這樣的看法:“即便從事章牌收藏這么多年,我依然認為,章牌的收藏價值集中體現于兩方面。一是它的文獻價值,也就是其背后的歷史,二是它的藝術價值,比如創意風格、制作工藝等等。至于能否保值、增值,如果你真心熱愛章牌藝術,愿意潛心研究它的文化,那些附加上來的商業價值是不必考慮的。”

     

    作為目前國內章牌收藏界的資深收藏家,于福輝的章牌寶庫可算規模不小,“從最小的直徑不到1厘米、可以放在手指頭上的仿古典"小人頭"章,到最大幾十厘米直徑的大銅章,總共有好幾百枚。”對于令自己著迷的藝術章牌,于福輝不僅通過多種方式積極收集,還將章牌藝術的研究作為自己本職工作之外的另一項事業。“應該說,國內最早將國外這種叫medal的藝術翻譯為"章牌藝術"的人是我。我查閱了很多的文獻資料,又結合銅章的具體規格和藝術特點,發現用"匾""牌"等一些單一字眼都無法準確概括它的功用,只有"章牌"這個詞,既能體現其載體、特性,也能概括它紀念性、藝術性的特點。后來我的這一概念也的確在日本的相關著作中得以印證,畢竟日本也是章牌藝術很發達的國家。”
     

    2007年,于福輝像往常一樣在網上“尋寶”,無意間發現一個賣章牌的賣家。“賣家是位女士,她出售的章牌量比較大,但每張章牌的出售信息,比如介紹或照片都很粗糙,甚至有點看不清楚。我試著買了兩枚印章,沒想到不到5天工夫,我就收到了從巴黎寄來的銀章。打開包裝看到它們的一剎那,我驚呆了。”提起那次的尋章經歷,于福輝至今都激動不已。“那是巴黎造幣廠為法國圖書俱樂部設計的章,兩枚總共將近600克,如此珍貴的紀念章,我卻用還不及當時銀價的價格買到,真是如獲至寶。”于福輝興奮地繼續與那位女士通過郵件溝通,才得知那些章牌是這位女士父親的收藏,而她的父親,就是帶領巴黎造幣廠走入20多年輝煌時代、被美國幣章學會稱為“20世紀最偉大的造幣廠廠長”的原巴黎造幣廠廠長皮埃爾·德耶。“我之前看到的許多章牌藝術書籍的序言都出自這位老廠長之手,并且我也曾在自己的文獻翻譯中數次提到過他。但當真正有機會接觸到代表著他那個時代的章牌作品時,我竟然興奮得來不及反應。”于福輝告訴新金融記者,2008年年初,皮埃爾·德耶逝世。“在他去世前半年,我有幸接觸到那些珍貴的章牌,我想也是一種緣分吧。”

     

    據于福輝介紹,目前國內章牌收藏界人數并不多,雖然大家也確實是在“玩章”,但真正拋開商業附加值不計,能夠愛它、研究它的文化的人寥寥無幾。“這是內外兩方面原因造成的,畢竟中國的章牌藝術史還太短,人們的重視程度、尤其是藝術家的參與積極性還遠遠不夠。”于福輝說。

    我要評論
    • 發表
      評論
      贊無評論
      ?
      上海總部地址:上海市黃浦區中山南路1877號金中苑商務四層      郵編:200010
      服務熱線:4006515186        傳真:021-63130297      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      www.llxhh.icu Copyright ? 2000-2015 中國金幣收藏網 All_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09044227號
     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带 河南481规则 鸿运彩票平台怎么样 彩票送20彩金下载 五分赛车正规吗 重庆时时彩追豹子经验 11选五任8中了 腾讯分分万为漏洞表格 重庆时时直播视频 浙冮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19080期竞彩14场开奖